第75章 二月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给自己做了这么一回心灵鸡汤,沈琦平复心态,把word关掉,没再继续码字。

  干任何事情,都要松弛有度,才能长久,尤其是像写文这种事情,过度的强求速度,强求数量,对质量以及小说的后续都会产生有极大的影响。

  沈琦前世的时候,写过几本书,有本烂尾的就是因为有一段时间的过度爆发,所以他深有体会。

  从椅子上起身,沈琦伸了个懒腰,好好的活动了一下坐时间太久有些发僵的身体。

  冬季天长夜短,刚刚五点多,外面的天色已经暗淡,而且风也不小,沈琦靠着房间窗户透出的灯光能看清院子里那棵叶子都掉光了的柿子树,如今枝杈被大风吹得不停摇晃,让沈琦顿时止住了出去晃悠一圈的打算。

  这大冷天,风还这么大,就不出去找罪受了。

  房间里有着暖气,还是很暖和的,沈琦直接出了自己房间,到了老爸老妈的房间。

  农村房子,不分什么卧室客厅这些,一般都是里屋,外屋。

  像沈琦院里这房子,一共四件屋子,爸妈一间,他自己上了初中后单独住了一间,还有一间是厨房,另一间用于放些杂物。

  沈万林和李敏正看着电视,电视里播放着一部沈琦一直想吐槽的电视剧——乡村爱情……

  倒不是说这电视剧怎么不好看,而是沈琦怎么也想不到,这电视剧第一部还仅仅是王小蒙和谢永强的艰辛爱情故事,结果后面因为收视率不错,接连出了五六部,整个故事就越来越扯了。

  沈万林他们看的还是第一部,他前世也跟着看过几集,可能这种家长里短的电视剧,确实能引起乡下人的共鸣,反正自己父母看的是津津有味的。

  “爸,今天找到合适的地方了吗?”

  拿起个桌子果盘上红彤彤的-苹果,沈琦咔擦一口咬了下去,边嚼着边问道。

  “没啊,今天我和你妈倒是在家这附近晃悠了一圈,没看到太适合的地方。”

  “没找到?”沈琦沉吟一声,想了想开口道:“这样吧,我明天和你们一起去看看。”

  “行啊。”一旁李敏抢先答应道:“你瞅你这一天宅家里也不出来,正好跟我们出去转转。”

  沈琦无奈的笑了笑,点头应是,现在虽然还是爆发争榜阶段,但是放寒假之后,快二十天的努力,已经让他的存稿可以支撑下去,现在放松一下,也都是在他计划之中的。

  又在沈万林屋里多待了一会,跟着看了一会这纠结的“乡村爱情”,沈琦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后,沈琦还在心里止不住吐槽,这也就是电视剧,越纠结越能吸引收视率,要是换成网文,你敢写这样的爱情故事,那就等着扑到天际吧。

  这样一想,沈琦又忍不住想到了前世那些文青病犯了,非要写跪在真实的作者了,各种狗血让人反胃的剧情,那真是为了文青而文青,但事实上呢?

  文青并不等于现实。

  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的,有很多美好的地方,积极向上的地方。

  长跑到底的爱情,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

  时光如梭,码字,聊天,闲逛,构成了沈琦整个二月份的主旋律。

  聊天当然是qq聊,除了和自己读者群的书友聊天外,沈琦也会经常和杜冰聊天。

  他在放寒假前,特意要了这姑娘的qq号,杜冰还没有自己的手机,不能经常上线,所以俩人聊天的时间倒是十分有限。

  但每次略微短暂的聊天,都算是关系的一个逐渐进展,虽然隔着几百公里的路程,但是聊的开心时,沈琦心中往往总能浮现出姑娘的笑颜。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理,就是觉得越来越喜欢这姑娘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善解人意?也许都有,可能前世的时候,在他们一次一次的闲聊中,这姑娘在他心里的地位就那么一点一点的增加了。

  ……

  二月二,龙抬头。

  阳历2月26号,迎来了阴历二月二,龙头节。

  早上九点,沈琦穿的厚厚实实,全副武装的出了门。

  步行了**百米,沈琦在一家挂着理发牌子的理发店门口,顿住了脚步,推门而入。

  二月二,剪龙头,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习俗,除了这个,像沈琦老家徐阳市那边,还讲究正月不能剪头,要不然死舅舅。

  尽管沈琦来的已经不晚,但是赶上今天这么个理发界的旺季,椅子上已经坐了两三个人等候。

  理发店的店主,正拿着电推子给人剃着头,听见开门动静,她转头瞅了一眼,见到是沈琦,开口道:“小琦,你来剪头?”

  沈琦点了点头。

  “那你可得等会了,这等着的人不少呢。”

  “没事,白姨你先忙,我不着急的。”沈琦回答着,找了个座位坐了下去。

  这家小理发店的店主,叫白露,快四十岁,干理发这一行业干了十多年了,也能算的上沈琦家附近的“老字号”。

  理发这行业嘛,和司机也有些类似的地方,一般剪头的时候,也会和客人闲聊两句。

  沈琦小学就在这剪头了,因为家离这儿近,所以他剪头可是都在这里。

  滨城这儿的学校管得严格,小学初中都是,男生头发不许太长,老师可都是要管的,沈琦还记得他在滨城上初中时,班级有个男生,因为班主任要他剪头他没剪,结果老师拿了把剪刀在他头发中间来了那么一下子,看着跟狗啃了似的,这下好了,你想不剪也不行了。

  沈琦那时候是个乖乖学生,基本没用老师怎么操心过,他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留个小平头,头发短的可怜。

  因此那时候基本一个月就要来一次理发店,久而久之,沈琦也就和这家店的店主白露熟悉了,所以刚进来时,白露才会招呼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