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你个小白脸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妈咪,你怎么能说我娇气呢?”柳薇薇美女不乐意了,噘着嘴道:“我最讨厌你了。↖頂↖点↖小↖说,”说完就拎着自己的小皮包踩着细跟凉鞋蹬蹬瞪的跑了。

  柳妈妈又是伤心又是着急,伤心女儿讨厌她,着急女儿身体不怎么好,就这么跑出去,出点事怎么办?

  拿起一旁的包,柳妈妈和宁柒柒黄亚婷点了点头,就追了出去。

  宁柒柒和黄亚婷面面相觑,她们这个室友公主病好严重啊,这完全没办法跟她好好相处啊,太考验人的承受力了。

  两人正站在那你看我,我看你的,突然,门‘砰’的一声打开。

  两人转头,就看见一个亚麻色卷发女孩推着一个大大的行礼箱,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啊,开门声有点大,没惊着你们吧?”

  那女孩后面跟着一个留着板寸,五官硬朗的男人,他手里除了一个大号的行李箱,还拎着一个大大的登山包,听见女孩的话,没好气的说道:“都说了女孩要文静点,你一天到晚毛毛躁躁的,以后谁娶你!”

  “哎呀,你啰嗦死了,没人娶正好,我可以光明正大的啃老。”亚麻卷发女孩毫不在意的摆摆手,一巴掌拍在板寸男人的胸口:“快点给我整理行李。”

  说罢也不理板寸男是个什么表情,看着宁柒柒和黄亚婷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你们好,我是哲学系新生高美丽,接下来的几年请多多关照。”

  宁柒柒和黄亚婷对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女孩直爽,比柳薇薇好接触多了。

  彼此做了一番介绍后,那个板寸男人已经给高美丽把床铺好了,那薄薄的空调被都被他捏成了豆腐块,有棱有角的。

  “玮哥,动作挺快。”高美丽矜持地点了点头,命令道:“给我把衣服也整理好了。”

  高玮二话不说,三两下把两个大行李箱的东西拿出来规整好,那速度是真的快,前前后后花了十分钟都没有,看的宁柒柒一阵咂舌。

  把电脑摆在柜子上,高玮拍了拍手,这才看着高美丽,开口道:“美丽,你好样的,以后别犯我手里,有收拾你的那天。”

  “我不怕。”高美丽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等我犯到你手上的那天,老高同志会保护我的。”

  “美丽,这是你男朋友啊?”黄亚婷做八卦状。

  宁柒柒闻言乐了:“是哥哥,不是男朋友。”

  “小柒真聪明。”高美丽点点头,修长的手指点了点高玮,笑嘻嘻道:“这个大块头是我一母同胞的哥哥,叫高玮。”

  “你们好,我是美丽的哥哥,她有点没大没小,要是有得罪你们的地方,还望别和她一般见识。”高玮咧着一口能拍牙膏广告的大白牙,笑得别提多灿烂了。

  宁柒柒和黄亚婷噗嗤一声笑了,明明看起来很高冷的一个人,笑起来的样子好憨。

  高美丽不忍直视的闭了闭眼,对着高玮道:“玮哥,我们几个人到处走走就行,你可以圆润的离开了。”

  “我说美丽。”高玮开口:“你能别叫我玮哥么,还有,过河拆桥也不是你这样的。”

  “我就过河拆桥了。”高美丽认真的点头:“至于称呼,你还真没什么好抱怨的,玮哥多有气势啊,我这是爱你呢。”

  高玮被噎住了,他现在改名字还来得及吗?玮哥玮哥,总会让想起那个关于男人雄风的问题。

  宁柒柒挑了挑眉,看着高玮有苦难言的样子,轻笑一声:“我们去走走吧!”

  几人闻言点点头,一起出了宿舍。

  新生报到的最后一天,各班开会,同宿舍的四个人都是哲学系1班,进了教室,四人坐在了一起。

  宁柒柒将手机调成震动,然后拿出记事本和钢笔放在桌面上,拿着ipaipadd玩起来游戏。

  有陆陆续续的新生进入教室,时不时的骚动一番,多半是又一个相貌不错的同学进来了。

  教室里突然陷入短暂的安静,接着是一阵喧闹异常的欢呼声。

  “啊—好帅啊—”

  “我们学院的?绝对校草级别的啊——”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气的男生,真是太帅了。”

  “……”

  宁柒柒的游戏正值最后一关,根本就没心思理会教室里的喧闹。无非就是又出现了一个外貌出众的人而已。

  “网瘾少女,你一天到晚玩游戏,你不腻啊?”黄亚婷探头看了眼宁柒柒手中的ipad,顿时满头黑线。

  还以为她在玩什么游戏呢,弄了半天是连连看,也是醉的不要不要的。

  宁柒柒闻言放下手里的ipad,正打算说话,辅导员来了。

  点名后,开始做自我介绍,选班干部,领取军训服,然后是两周的军训,宁柒柒的大学生活正式开始。

  与此同时,远在某处荒岛上正发生一场激烈的厮杀。

  一刀划断面前男人的脖子,飞溅的鲜血落在陈欣然的脸上,染红了她带着戾气的眼眸,陈欣然疲惫的靠着树干慢慢坐了下来,她腹部的伤口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再次崩裂,鲜血再次渗透了包裹着伤口的布条。

  她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腹部的伤口,起身将被她杀死的几个男人身上的东西搜查了一遍,拿走了干粮、药物等必需品,快速的撤离了现场。

  深夜的荒岛太过危险,她还没报仇,她吃了那么多的苦,她必须要活着,活着回到京城,活着把宁柒柒那个贱人千刀万剐。

  她是被家里捧在手心里宠爱着长大的,从小到大连条鱼都没杀过,却因为宁柒柒那个贱人而和那个男人达成了协议,她以为她只要学好本事回去杀了宁柒柒事情就算完了。

  结果事实证明她太过天真,那个男人是个变态,可能是因为她干净,那个男人带她出国的第一晚就不顾她的意愿强了她,那个男人做的时候异常的暴虐,捆绑鞭打都是家常便饭。

  她以为最坏也就这样了,结果那个男人把她玩腻之后便把她赏了手下,不是一个手下,而是一群手下。

  从被那个男人当成奖品赏给那些男人后,她的人生就跌入了地狱中,在看到好几个女人被那些人折磨致死后,她的恐惧也达到了极致,她几次三番的想要逃走,可她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每逃走一次,等待她的是更加悲惨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让她痛苦的想死。

  可是,只要一想到把她害到如此地步的罪魁祸首还享受着安宁幸福的生活,她就不甘心,她不愿意这样简单的死去。

  就在她以为这样的生活还会继续的时候,那个男人把她丢到了一个荒岛上,这是一个大型的训练场,在这里只有追击、杀戮和你死我活的丛林守则。

  刚来这里的时候,她受训了三个月,学着用枪,学着怎么一招毙敌,围绕在她身边的全是血腥和杀机,她恐惧过,害怕过,终是挺了过来,其中的心理历程是怎样的,她已经想不起来了。

  她只知道杀死第一个人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的不适,反而很享受鲜血喷洒出来的那一刻,嗅着浓郁的血腥味,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愉悦的呼吸着,她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掌握他人生命的感觉。

  藏身在树干中,陈欣然嘴角勾起一抹血腥的笑,她微闭着眼,享受着迎面而来带着血腥味的风,突然心头一紧,冷冽的寒霜从陈欣然眼底深处慢慢溢出,瞬间覆盖了她的整个瞳孔。

  陈欣然冲着远处树干后的人勾了勾唇,身子如同一片羽毛,轻飘飘的跃下树梢,子弹蹭过她飞扬的长发射入树干,躲在暗中的偷袭者见势不好转身要逃。

  一道寒霜却突袭至眼前,偷袭者还没反应过来,就睁着双眼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他的咽喉处正咕噜咕噜的冒着鲜血。

  陈欣然看着被一刀割喉的男人,眼底没有任何情绪,她冷冷一笑,舌尖舔了舔唇上沾染的鲜血,重新跃入树梢,浑身警惕的闭目养神。

  宁柒柒,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着等我回来。

  宁柒柒上完最后一节课后,就收拾了课本回去,回的当然不是宿舍了,而是h大旁边的公寓楼。

  宁柒柒的公寓不算大,三室一厅,一间卧房,一间书房,剩下的一间改成了衣帽间。

  君怀瑾也调回了京城,宁柒柒回去的时候,他已经下班了,看到宁柒柒,伸手拿下她肩上的背包,低头在她唇上偷了个吻:“宝贝儿,欢迎回家。”

  宁柒柒瞪了他一眼:“脸皮呢,这是我家,你个小白脸。”

  “你就喜欢我这样的小白脸。”君怀瑾抛了个媚眼,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反而有点他是小白脸他骄傲的感觉。

  宁柒柒捂脸,相处的时间越久,就能发现这个男人什么清冷高贵都是虚的,虽然在外人面前装的挺好,但在她面前,软的像个面团任她蹂躏不说,还无耻没节操的让她叹为观止。

  不过,这样一个在外头横在她面前软的男人,她喜欢的不得了。

  君怀瑾去了厨房,端出一份水果沙拉给宁柒柒,坐在旁边看着她慢慢吃。

  把一份水果沙拉吃完,宁柒柒一脸饕足的叹了口气,懒洋洋的靠在男人身上,笑着说道:“我想吃冰淇淋。”

  “不行。”把人抱进怀里,君怀瑾捏了捏她软绵绵的小手:“亲戚快来了,不许吃冷的。”

  宁柒柒懵逼:“你亲戚来跟我吃不吃冰淇淋有什么关系?”找个靠谱点的理由啊,再说又不是她的亲戚,关她屁事啊。

  君怀瑾嘴角抽了抽,很是无语的捏了捏她的脸:“不是我亲戚,是你月经要来了。”

  愣了那么一会会,宁柒柒笑了,轻轻搂住男人的腰,戏谑道:“君少,你越来越没节操了,记住我的特殊日子,你就不觉得羞耻么?”

  “小没良心的。”君怀瑾翻身压在宁柒柒身上,挺拔的鼻子蹭了蹭她的脸,笑道:“我关心我的女人,有什么好羞耻的。”

  宁柒柒闻言笑弯了眉眼,吧唧一口在男人唇上盖了章,舔舔唇道:“奖励你的。”

  君怀瑾看着笑颜如花的宁柒柒,眼神幽深,他把脸凑到她面前,柔声道:“只盖个章么?”

  “不然咧?”宁柒柒微微眯眼,看着男人近在咫尺的俊脸:“做人不能得寸进尺啊!”

  “得寸进尺么,我偏要,你能拿我怎么办,嗯?”

  呢喃声落,灼热的吻已然落了下来,小女人柔软的唇带着水果的甜香,伴着她身上的清香,他下意识的想要索取更多。

  顶开她的牙关,男人的舌毫无预警的钻进她的嘴里,勾起她的小舌,辗转吸允,彼此鼻尖碰着鼻尖,暧昧四下蔓延。

  大掌也在不经意间,探进她轻薄的衬衣里,抚上了她柔软的肌肤,不停的来回游走,炙热的温度越来越高,四处弥漫着火热的气息。

  被吻的迷迷糊糊的宁柒柒意识渐渐涣散,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始在他的索吻中回应他,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着他摩娑,让男人为之疯狂!

  一场酣畅淋漓的情、事过后,宁柒柒掐着男人劲瘦的腰,使劲扭:“我快饿死啦,我要吃饭。”

  “好好,我去给你做,别掐,小心手疼。”看着炸毛的小家伙,君怀瑾无奈的笑了笑,他柔柔的拨开宁柒柒脸颊上的发丝,眼神温柔缱绻,仿佛像是在对待稀世珍宝一般:“宝贝儿,很快就能吃了,乖啊。”

  压下身,他在她的粉脸上亲了亲,才掀开被子下了床。

  宁柒柒眼都不眨的看着男人性感的身影,修长的身影未着寸缕,昂藏的后背结实有力,两条腿笔直有力,挺翘的臀部弹性十足,米色的肌肤散发着男人特有的性感,宁柒柒咽了咽口水,顿觉血液上涌!

  怎么办,阿瑾的身体太性感了,好想扑上去压倒他啊!

  咬着手指,宁柒柒轻手轻脚的下床,男人突然转身,眸光带笑,好整似暇的看着她,柔声问:“干什么去?”

  “嗯···”宁柒柒想了想,龇着一口小白牙,一本正经道:“我去看拿衣服。”

  “哦。”君怀瑾看着她咕噜转的眼珠,心里好笑,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拿衣服啊。”

  俊脸倏地在眼前放大,宁柒柒猛的一惊,快速回神过来,凑到面前的俊脸笑看着她,如此进的距离,几乎鼻子碰着鼻子,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眼底深处那淡淡的温柔。

  “干嘛…”微微往后仰,她紧张的看着他,轻颤的语音少了几分底气。

  “帮我拿衣服!”君怀瑾嘴角上翘,伸手抱住光溜溜的小白羊,去了衣帽间。(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