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唯愿记住的那份温暖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注:本章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番外,但和正篇有挺大联系所以单独开了

  “主君大人,即便感知不到冷暖但在雪地里坐着也会患病的”男人的声音温和且爽朗,那双对他伸出来的手也同样让人有种淡淡的舒心感,是啊……眼前的这人可是和他不一样的“英雄”呢

  “不需要…你来管”在男人的强烈要求下裹着围巾和棉衣的崇在冰天雪地里站起,位于俄罗斯的这个小城镇时刻都处于风雪的笼罩之下,因此无论战车还是大部队都显得步履维艰,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军部才会想到将他派到这里来吧

  “是,我明白了”名为殇的骑士恭敬的鞠了一躬,而后他便顺从地退至于一旁将道路给崇让了开来

  “命令是…要我杀掉驻扎在这里的一支义军”崇微微偏着头,仿佛是在这雪天中连大脑都被冻住了一样“人数是…一百人以上”

  “具体来说是五百人的小集团”殇在旁边适时益的插嘴道,情报和现实的差距似乎是非常明显呢“这种天气下点火是不可能的,而他们所需的水源和食物都是内部人员的自给自足,也就是说更为快捷的投毒也无法做到,所幸对方所配备的三台战车在雪地里是不可能开动的”

  “差别、有吗”崇用那双毫无感情的瞳孔微微瞥向了殇,而后者的脸上则依旧挂着那从未消退过的笑容,是在嘲笑我吗?

  “有的,不管如何对战局的掌握将成为奠定胜利的基础”殇稍稍再鞠了一躬后才恭敬的开口道“计略才是决定战争的最佳武器”

  “就两个人、能做得到什么”结云崇只是一个胆小鬼罢了,甚至连对将其抛弃的家族发起反逆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单纯的、如同工具般选择了这条连自己都要抛弃“自己”的道路罢了,在不断按照命令的夺取别人性命中找到存在的价值……这只是这个男人替他选择的道路罢了

  “当然有,您的命令对我而言便是最佳的策略”殇那平淡无奇的墨色瞳孔中微微透露着战意“我便是您的利刃、而您则是我的旗帜,主君大人,只要您下令我便将成为您迈向成功的基石”

  “我、能做到的只有这个”虽然那听起来像是在发问,但崇的语气里却不带任何提问的感情在内,因为那些东西早已经被遗弃在了那个囚笼里了

  “目前为止是这样的,但能够使役他人的人方才是有资本立足于万世的胜者”殇的语气不容置疑、而崇的眼神则依旧冷漠

  “那么、跪下来”

  “是,我明白了”殇毫无尊严的跪在了地上,但骑士的目光依旧是坚定且恭敬,令人厌恶……真是令人讨厌的人!

  “咚!”伸出脚狠狠将对方的脑袋踩在了雪地里,但即便如此骑士的身躯依旧仅仅只是弯曲着,颤抖都没有、停顿也没有,倘若他想的话此时这样做的崇将会立刻人首分离,因为他的力量永远凌驾于在结云崇之上

  “为什么…不动”崇的语气淡漠如初,对他而言“伤害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这种事是完全不必在乎的,他仅仅是将所“得到”的一切同样付诸在其他人的身上而已,就如同不懂事的孩子一般

  “为何要动,我并不知道,但请主君您务必不要对他人这样做”殇那因为被埋在雪里而显得稍有些沉闷的语气里并无半点忤逆之意,依旧是如此的惺惺作态……

  “因为、什么”

  “倘若对方反抗的话、我担心您的眼前会见血”并没有批评他这样做是在侮辱他人的人格,殇的语气里直截了当的表明了更远之外的事情,那时候结云崇确实会侮辱到别人的尊严,但殇却仿佛只能注意到在这“原因”之后所产生的结果一样,而那结果所造就的便是那个人一定会死

  “……那、你打算做什么”崇缓缓将踩在他脑袋上的脚移了开来,而后者则也并没有一直跪着

  “请下令吧、我将会为您带来胜利”黏着雪块和灰尘的脸上依旧挂着让人很难心生厌恶的完美笑容,而那瞳孔中所带着的也只有恭敬和服从

  “原因、呢”崇勉强将那失去光泽的金色瞳孔从其脸上移开,就仿佛再多看几眼的话便会陷入到那其中一样

  “既然主君大人选择了要背负恶名、那我就只能为此而弄脏双手”殇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那双眼睛始终只注视着前方“我正是为此而生的,人们总是只注重结果,日后会被讨论起的您……我不想让那诽谤变成事实”

  “那么、你去杀吧”

  “是的,我马上去杀”以此为宣告,无双的大英雄已然化为屠夫

  ——————————————————————————————————————————————————————

  “———”士兵们正在位于用铁块临时搭建成的要塞里的酒厅里肆意高和着、谈笑着,而煞风景的便是在一群狂欢着的人群中时不时便有板着脸且全副武装的同僚们相互穿插着,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有些苍蝇总是喜欢来打搅他们的

  “咔”托盘上的酒杯一动一动的仿佛在故意发出声响,简简单单穿着一身棉袍的殇无论怎么看都完全不属于这些人的世界圈里,那略显得中性的脸上和往常一样无视了周遭的一切,高大且伟岸的身躯也仅仅只有经过千锤百炼的英雄才能拥有,但即便如此人群中依旧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了他,甚至连摆放在角落里的摄像机也刻意被那和平常人无二的步伐给绕了过去

  “……”殇在来到一张桌子面前时便停下了脚步,从常人的眼光来看在这张桌子上正大口喝着酒的士兵们似乎并没有任何区别,即便相貌相异但他们的命运和地位都将是一样的,但殇却仅是依靠眼力便找到了和他气息稍有些相近的、属于统率这些士兵的将军

  “———”用左手食指在对方的脖子上轻轻一抹,那狂妄的笑容就仿佛是被相机定格了般永远固定在了男人的脸上,伤口也没有、血液也没有,甚至被殇轻而易举杀死的人连痛苦都不可能感觉得到,殇并非是刺客或者杀手一类的东西,所因此而浪费的时间也仅仅是不愿让某个少年过早见证到地狱而已

  “咕”殇旁若无人的坐在了男人的身边然后便取下酒杯将其中的酒水一口咽下,那放在托盘上的酒杯并非是用来隐藏身份的,那仅仅是提供给殇一个人解渴的、就像是带进电影院里的爆米花一样的东西而已

  “哈哈哈……”大约过了将近五六秒吧,那刚才还在狂欢着的人群方才因为突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而停下了笑声,他们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经过无数次的磨练所锻炼出的危机感让他们做出了最应该做出的举动

  “咔!”连让不速之客投降的问句都没有,士兵们在同一时刻举起了手边的工具,离殇稍近点的拔出了刺刀并且立刻向其扑来、而更多的人则选择了“枪械”这种更容易致命的武器,躲避吗?硬抗吗?还是说直接冲入人群呢?否,对身为“英雄”的他而言那只不过是在浪费时间

  “————”殇所做的仅仅是将左手伸直而后对着眼前象征性比划了一下而已,但这样一个轻描淡写的举动却让未发生的战斗直接停止了,明明看起来只是笔直的“一横”,但那所产生的刀风却如同银蛇般剁碎了刀刃、切开了枪管,最后再和刚才一样轻轻划过了面前所有人的脖子

  “这边是三百二十六人,然后还有旁边和后面的”这时子弹依旧没有从枪管中喷涌出来,即便用更多的文字来描述但那时间依旧仅过去了不到一秒的百分之一,而从殇口中所说出来的这句话也是在他做完一切事情后才被自己听见的

  “———”这次连手臂都没有甩动,酒杯里余下的一点点酒水被殇随意抛在了空中,而后他再用手掌对着那些酒水轻轻一打,于是那被完美分割成水珠的美酒便按照人头数朝着四面八方飞了过去,一个不差、每个水珠都精准地打中了余下所有人的脖颈正中心,甚至连失去了目标或者打歪了从而掉落在地上的都没有

  “这边是一百零七人,果然仅仅只是远远望了一眼还是无法估算出准数啊”因为这个数量而稍感到一丝闷闷不乐的殇不由得轻叹了一声,但他的“远远”却是如同天方夜谭般的五十公里外,那是仅依靠肉眼便不可能达到的远度,事实上如果不是崇不许他停下脚步的话这个数量绝对会和他说出口的一个不差,这是属于他的自信

  “作出的反应证明你们是群精兵,但是很可惜”殇将酒杯无声无息的放在木桌上后便起身离开了酒厅内,所有人都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站立在了原地,那是大脑和身体都因为无法判断发生了什么从而造成的尸体僵硬,这些人百分百都已经完完全全的死去了,但唯一掉落在地上的却仅仅只有刀和枪的碎片而已

  “主君的谋略、比起你们来说要完美许多”在出了要塞后笑容才从脸上浮现了出来,殇并非是个爱笑的人,事实上他是个连多余的交谈都不会出现在这种情况下的人,但因为出于对某个人的尊重、他选择将自身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都说了吗,在雪地里坐着可是会着凉的”等殇来到了约定好的地方后他便有些哭笑不得了起来,也许是再度犯病了的缘故吧,此时的崇单单只是靠在门沿上便睡熟了起来,虽然说从周围的挣扎痕迹和在崇额头上不断冒出的虚汗来看这所谓的“睡熟”也仅仅只是停留在身体无法做出反应的层次上而已

  “———”没有发出半点声响的取代了门沿的身份,殇看着靠在他肩膀上紧闭双目的崇不由得淡淡的、发自内心的笑了起来,那笑容中带有的东西则没人看见,而他自己也不由得在想这笑容是出于什么而绽放的呢?是想起了过去属于自己的孩子吗?是回忆起了从小便被他看着长大的陛下吗?还是说看见了……那曾经自以为是的自己呢

  “我也暂且休息一下好了……”无双的英雄也轻轻地在雪地里合起了双眼,而这一幕其后则再也没有发生过,殇从未在人前闭上眼过、而崇也再没有睡得如此舒心过

  “您是我卑微活在这现世的唯一理由,所以说……”也许是知晓了不远后的未来吧,殇在闭起眼前不由得如此轻喃一声

  “即便要我成为另外一个人、我也一定会保护好身为“自己的你”,我的陛下……”

  后记

  六月二十五日,早晨六点半

  “嗯……我离预定的时间睡过了多久”崇从床上慵懒的醒来时诺瓦露正轻轻用手指触碰着他的嘴唇,而听到这句话后她便猛然如同受惊的兔子般红了双颊

  “没、没有多久啦,仅仅只有两三分钟而已”诺瓦露慌忙将那欣慰和丝丝爱意并存的眼神与笑容一并收起,真是失态了啊!!!不仅没有把人叫起还连那种表情都被人看见了!已经嫁不出去了!!!

  “嗯…作为梦境来说太短了点啊”崇并没有因为在意她的举动,事实上此刻表情一反常态的他甚至还说出了这种话来

  “是很美的梦吧?”诺瓦露听到这句话后便不由得开口问道,而崇则是点了点头、然后再摇了摇头

  “不是梦呢…是发生在以前的一件事被我想起来了而已”因为这件事而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当初他醒来时发觉在自己身边睡着的那个人时感到的是厌恶、但此刻回忆起这件事时心里面却满是安心感,是的,结云崇已经变了

  “那也一定很好的”诺瓦露撑着脑袋微微笑了起来,而这笑容让崇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话

  “真美”

  “……嘭!”诺瓦露好不容易消退下去的脸颊一口气又再度通红了起来,而崇则飞快反应了过来并且再补充了一句

  “人美、但是这个笑更美”

  “谢……谢谢”因为用词上的慎重所以也导致诺瓦露稍稍有些缓和了过来,好险…差点就要钦定她了

  “以前…也有一个会让我安心的笑容存在呢”虽然说这个时候说这句话感觉就像是在现任女友面前回忆前任女友一样作死,但崇还是自言自语般说出了这句话来,他并不知道那时候殇到底说了什么,但他只知道有一句话肯定会让他铭记终生,曾经觉得虚伪、厌恶、反感、不安、质疑的一切都因为那句话而土崩瓦解,而这也让结云崇的身边多出了这么多能够信任的人……不,他们其实早已经存在在了自己的身边吧,只是他单方面的误解了这些而已

  “要是连我都不对你笑的话……你岂不是会觉得全部人都不会对你笑了吗”那个笑容刺痛了他的记忆、然后打动了他的心,结云崇发自真心的感谢名为“殇”的骑士,并且在相信了那个相信他还活着的战绩后他也暗暗立下了一个誓言,那并非是约定、而是誓言

  (一定会活下去、然后再一次和你见面的)我会亲口向你说出那句感谢词的,你一定也是因为希望这点才会让我选择前进并早晚跟上你的背影吧?那么我就会活下去、按照你所教我的活下去

  ———我一定、会成为你那样的人

  注1:虽然说很想开个“突然杀出一个大黑马”这样的玩笑,但这一章其实气氛挺压抑的,简单来说就是“殇”为了“崇”想要变成另外一个人、而“崇”现在则因为想要和“殇”相见而想要成为他那样的人,对于两人而言这都是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顺带这章为第二部已经做好了充足的铺垫,就如同我上次注明过的,主角自己都想寻死除非按照极为老套的洗白剧情来、否则第二部根本无法进行,而这里面所隐藏的要素也将会是第二部的主要开展线(这不算剧透吧?)

  注2:神知这个星期结束,已经写太久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