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 讨论班与学派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众人精神一凛,大约也猜到王崎现在想要做什么了。[〈 <〈 W?

  实际上,何外尔那一日与王崎交流之后,就算是为人处世上再驽钝的万法门弟子,心里也隐隐约约有了猜测。

  王崎明明在代数拓扑方面有着远同阶的水准,但是却一直自称初学者,始终以初学者的姿态,用初学者的思维与他们探讨问题,这是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在不知不觉之中宣传自己的学说吗?

  这也是一种比较流行的方式了。一个修士的弟子,在立场上天然就向着自己的老师。无论是研究方向还是其他,都可以与自己的老师相辅相成,甚至有些弟子干脆就作为自己老师的延续。

  “歌庭派”就是一个很著名的例子。

  这就是所谓的“学术家族”了。

  而这种“学术家族”,也是今法仙道除宗门之外又一种势力的组成。这种“学术家族”在影响力与彼此之间的协调性上,甚至高过了以血脉为纽带的传统家族——毕竟。薄家那种算学传家,五代不衰的家族还是很罕见的。

  而学术家族当中,所有个体的利益非常一致,并且学术家族并不会和门派存在冲突。

  学术家族通常就是以“学派”的形式存在的。有些学派的主体就是一个学术家族。

  而学术家族传承的方式,就是老师带弟子。

  只是,王崎现在还没有元神期,按照仙盟律的规定,是没有资格教授弟子的。

  所以,他这就是以“共同学习”的名义指点其他人,让他们接受自己的理论!

  对于这一点,那些来交流者也有相当的觉悟了。

  王崎看着自己面前那些修士,缓缓的说道:“关于讨论的章程,先第一点,每一个时间段里,同一个讨论班的所有人的讨论必须限定在有限的主题之上——当然,我们可以采用‘分班’的形式来分流,让所有人都有一个选择,但是,讨论的方向就一定要集中。”

  “第二点,我们需要有一个集体的名义。所有在讨论班内部取得灵感的论文,必须要加上我们这个集体的名字;如果一篇论文的主体部分都是大家一起商量完成的,那么就不能以个人名义,而是以集体名义布了……”

  听到这里的时候,众人沉寂了下来。

  放弃个人署名,这对于他们这些急需证明自己的年轻修士、新晋元神来说,实在是有些苛刻。

  王崎环视一圈,早就料到了这一点。他站了起来,双手撑在第一排的桌子上,强调道:“关于这一点,我也一样。我也会放弃部分署名权。”

  众人这才感觉到一丝别扭。他们这才现,王崎准备的桌子和蒲团完全都是仙院里课桌的规格,摆放方式也学足的仙院的课桌椅。这完全就是课堂模式。

  不过,这一丝别扭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判断。很快,一个叫做魏沧的青年皱眉道:“如果你的点子也算的话,那前天……”

  “我和何外尔前辈说过的那些话?也算。”王崎点点头,笑容可掬。

  众多修士纷纷倒抽一口凉气。

  王崎前天说的,可不单单是一个灵感,而是……一个大方向,数个难关,可以拆分成十几个题目。

  如果全部写成论文的话,那可是相当可观的。

  别的不说,王崎本人就立刻会被认作是代数拓扑领域的高手。

  而现在,王崎居然说……全部都分出来?分给他们?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王崎这是在提升他们的学术地位,同时用一些题目让他们切入当前数学的前沿。这就是授人以渔了。

  王崎轻咳:“我前天说了什么呢,也没有仔细整理下来,所以你们有兴趣沿着那些东西去做,这很好,我也很高兴——但是做之前记得彼此商量一下啊,我不希望我的伙伴们都在做重复研究。”

  这好处实在是太大了,拿得一些家伙都有些惴惴不安。

  ——这不会是所谓的“投名状”吧……

  有些联想力丰富的,立刻就想到了评书当中提着刀下山,随便杀个人然后拎上山的绿林好汉或者邪道修士了。

  如果他们真的顺着王崎的想法写下去,他们今后的履历上一定会无可避免的打上“王崎”的标签……

  王崎接着说道:“另外,所有人都有权在交流班上言,但是,我希望每一个主讲的人都要慎重——因为,所有言稿最终要集结成册,写成专著的。”

  和上一条相比,这一条就算不上什么了。但是,这同样给那些修士带来了一些震动。

  每人都有资格言?最终集结成册?

  这家伙不是要招收助理吗,不是要建立自己的学说吗?为什么……

  只有赵清潭、魏沧等少数几个新晋元神倒吸一口凉气。

  而人群之后,苏君宇微微笑了。

  果然。

  ——这个家伙,是奔着学派去的。

  王崎又说了很多。渐渐的,一个严格而又自由的制度在众人心中逐渐产生印象。

  王崎说完之后,鸦雀无声。

  过了半晌,有人怯怯的问道:“王……师弟,咱们这个……这个谈论班,应当叫什么?”

  王崎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普通的山岩。他轻轻一抹。不知为何,整块岩石突然变得模糊起来,仿佛边界消失,又好像晕染进背景。它与整个世界都“画风不对”。

  大象相波功下,物质的粒子性暂时被掩盖,波性在宏观尺度下强行激。

  岩石逐渐改变形象,化为长条石碑。然后,模糊的石碑上写着一个字。

  “基”。

  “对于算学的根基,我还是蛮感兴趣的。这也是我毕生的追求之一。”王崎道:“不管哪一个问题,我都想要追求‘更一般’的结果,追求结果之下,更加广阔也更加本质的算学结构——我认为,那就是算学的根基。”

  “我会尝试着找出这个结构。这也是我希望你们能够帮我的地方。”

  “所以,我们这个集体,就叫做‘基’好了。”

  王崎心中微微感慨。

  “至于集体的号嘛……‘不尔魃’怎么样?”

  比起其他的,这个名字最先遭到激烈的吐槽。

  “卓尔不群的尸魔?”

  “什么意思啊,这也太儿戏了一点吧?”

  王崎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如今的算学,已经是一潭死水,有心者多动摇信念,而未动摇者,则故步自封,要我们弃掉我们惯用的的求道之器——这难道不是尸了吗?本门的多少算家,现在也不过是这个巨大浮尸上的一块烂肉罢了。”

  “我们不能这样。我们就是要让这浮夸的尸体动起来!”

  说这话的时候,王崎差点绷不住笑场。谁也不知道当年布尔巴基学派的数学家们为什么会共用“尼古拉斯·布尔巴基”这个名字,这至今也只是一个谜。王崎想要用命名的方式纪念那个世界的先贤也不行。所以,他也就保留了“布尔巴基”这四个字当中相对贴合神州审美的基,然后胡扯了一通……

  但是,这个胡扯却好像戳中了那些万法门弟子心中的某种中西。他们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

  赵清潭最为激动:“王师弟,两年前的时候……我老赵是有些恨你的。不过,你这一番话真是说到我心坎里了。咱们离宗人的心气,全部随着算主一起倒了。这一点,无论如何我都不服!那些已经裹足不前的人,可不就是行尸走肉吗?”

  “好!”魏沧也激动地一掌拍在桌子上。凡木制成的课桌碎成粉尘也不自觉:“说得真好。”

  离宗是被王崎直接从黄金时代生生拍下来、拍到谷底的。自算主破天关开始,名为“存在性证明”的思路、方法就一次次创造奇迹,缔造了前人未曾想过的成就。而算学史中,“近代”到“现今”的分界,也正是算君庞家莱和算主希柏澈交接的年代。元算之算,更是让离宗之人看到了大道根基的希望。

  然后一夜之间,这些全没了。

  有多少人和算主一样,无法接受“向日所信皆为虚假”的“真相”呢?

  他们太需要一个可以带他们走出来的人了。

  王崎微微点头。第一代布尔巴基学派的数学家,已经是泰斗名宿一级的人物。他们提炼出自己的思想,培养出第二代。他王崎就没有这么强大的影响力了,因此,他只能先选择那些能够接受他想法的人,然后再逐渐影响他们。

  现在看来,很成功。

  此时的他,还没有真正建立“学派”的心思。他只不过想着,能够拉一批劳动力帮他完善理论体系。所以他更不知道,自己今日书写下的东西,最终会酵成什么。

  在不算太远的未来,当整整八卷、过一百册的《算学根基本》在整个万法门流传的时候,单薄的“基”便已经延伸出无穷的含义。这个小小院子里诞生的小小团体,就被人们敬畏的称作——筑基学派。

  筑基,修行的第二个阶段,意为“突破凡身藩篱,筑下大道根基”。而“筑基学派”,就是继往开来者,为万法门甚至整个今法仙道打下了“下一步”的根基。(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