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妖瞳的怒火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还有三十秒!”

  “二十秒!”

  “十秒!九!八!”

  姜伟右手握着mk23手枪,对准希普曼教父的脑袋,眼睛盯着左手腕上的军用手表,“你再不出来,下一个死的就是这个教父。还有五秒!”

  李然右手单手拿着akm自动步枪,从房子里走了出来,akm自动步枪的枪口垂向地面。

  看到李然走出屋子,空地上的“暗月”成员不约而同的把枪口对准了李然。

  李然潜伏在“九头蛇”这么多年,在“九头蛇”,甚至在“暗月”也都算是名声响亮,认识他的人不少,知道他很难对付。在李然离开“九头蛇”,被“暗月”挂上危险等级榜之后,他的危险等级被评定为“s”级,仅次于罗昊的“ss”级!

  李然看了眼躺在地面上,瞪着眼睛的孩子的尸体,蹲下身,轻轻把那个孩子的眼睛合上,随后站起身,看着姜伟说道:“幽鬼,想不到你现在居然这么残忍,连一个只有七岁的小孩子都不放过!”

  “雇佣兵是战争野狗,他们闻到血就会疯狂,他们为战争而生,他们没有底限,他们为了达到目的甚至可以不择手段!”

  姜伟看着李然,缓缓说道:“这句话是你跟我说得,你不会忘了吧?别忘了,你曾经跟我一样,也是一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战争野狗!”

  面对姜伟的质问和抨击,李然沉默了。在“九头蛇”那几年中,他为了获取信任,接受过一些违背他本意的任务。

  “我不会为我自己所做的事情辩驳,我也没想过我以后能去天堂,得到救赎!”李然开头看向姜伟,眼神没有丝毫的闪躲。

  姜伟对上李然坚定的眼神,轻轻叹了口气,“你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来,我要的东西呢?”

  “不在我身边!”李然回答道。

  “东西在哪儿?!”姜伟大声质问,并且把mk23手枪对准了李然的眉心。

  “就算你杀了我,你也不可能在这里找到你想要的东西。”李然神色平静的看着姜伟,说道:“幽鬼,你应该很了解我。在我遇到袭击,并且很有可能会再次遇到袭击的情况下,我不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留在身边!”

  姜伟突然把手枪往李然旁边一偏,对着希普曼教父的胸口就是一枪,子弹穿透了希普曼教父的心脏,从他胸口溅出的鲜血,落在李然衣服上,“我再问一遍,p病毒在什么地方,再不说,我杀光这里所有人,包括你!”

  “希普曼教父!”

  李然没有理会姜伟,一把托住中弹倒下的希普曼教父,脸上充满了自责,丝毫不在意希普曼教父身上的血擦到自己身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希普曼教父还有这些孩子依然会过着他们原来的日子,不受打扰,可是因为自己的到来,却是打破了这种平静。

  “咳!”

  希普曼教父张嘴咳出一口血,血染红了他的白胡子。希普曼教父伸出被血染红的手,擦去李然脸上的眼泪,气若游丝的说道:“孩子不要哭,虽然你曾经或许做过一些错事,但是只要你悔改,上帝会原谅你,上帝是宽容的,他爱他的每一个孩子,他会原谅你,他一定会原谅你!”

  希普曼教父的手在李然脸上搽下血痕,无力的垂了下去,闭上了眼睛。虽然只是跟希普曼教父认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但是李然清楚,希普曼教父是个善良并且宽容的人,即便是知道杰克偷拿救助站的钱出去****,他也是希望杰克有一天能自己醒悟,改过自新;即便是自己刚来到这里,他对自己还并不完全了解,他还是愿意尽最大的努力来帮助自己。

  可就是这样一个虔诚的基督教信徒,想要让这里这些保守战乱,失去父母的孩子,有个家的老人死了。死在自己面前,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李然把希普曼教父的尸体放在地上,缓缓站起身来,他那双原本平静的眼眸中,充满而来一种叫做“愤怒”的东西,他发红的眼睛盯着姜伟,说道:“幽鬼,记住你今天所开的这一枪。只要我不死,即便罗昊不杀你,我也会亲手把一颗点四五口径的手枪子弹送进你的胸膛,就跟你对希普曼教父所做的那样!”

  当看到李然那双冰冷的眼睛时,姜伟仿佛是受到了李然眼中寒意的感染,竟然感觉到自己的背后发寒!姜伟清楚的知道,李然怒了,他刚才说的每一句话也不是玩笑,如果将来罗昊没有杀死自己的话,李然一定会动手,而且一定是以他说得那种方式动手,用mk23手枪把一颗点四五口径的子弹,送进自己的胸膛,打穿自己的心脏!

  “p病毒不在我身边。”李然说道:“就算你把这里的人全部杀完,我还是拿不出p病毒。”

  “你让人把东西送走了?”姜伟问道。

  “现在那两管p病毒应该在狂龙的手上,如果你足够疯狂,你可以选择去维和营地拿回p病毒!”

  姜伟对着蛊毒打了个手势,蛊毒带人冲进救助站,把整个救助站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p病毒。

  “既然这样,那看来你得跟我走一趟了。”

  姜伟对着两个“暗月”成员打了个手势,说道:“让狂龙带着p病毒来进行交换!”

  两名“暗月”成员走上前去,卸了李然身上所有的装备,用手铐铐住了李然的双手。

  等到李然被带走之后,蛊毒上前对姜伟问道:“幽鬼,这些孩子怎么办?”

  “他们既然是希普曼教父收养的孤儿,而希普曼教父既然已经去见他伟大的上帝了,那就送他们去跟希普曼教父团聚吧。”

  姜伟的语气显得无比平淡,仿佛是在说一件不痛不痒的事情,“如果把这些孩子留在这个世上,没人照顾他们,你不觉得他们实在太可怜了吗?”

  前方不远处,李然听到姜伟的话,奋力挣扎着,嘶声怒吼道:“姜伟,你这个混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